主页 > Y生活画 > 我和一个特别的人结婚 >

我和一个特别的人结婚

时间:2020-07-10 编辑:

我和一个特别的人结婚
侯贞雄与侯王淑昭在人生路上相互扶持,共创事业。图:摘自本书

1960年,我18岁,由屏东来到台北,準备投考师範大学美术系,选择在沈国仁老师的绘画教室学素描,也跟陈银辉老师学水彩,但终究我没有考上师大美术系,而是去了铭传商专文书科就读。这年,因缘际会之下,我认识了侯贞雄。

贞雄和我哥哥都是由外地到台北读大学的游子,却因为父母亲的关係,他们两人同时寄居在一位林姓友人家中,也因此我们双方的父母有机会相识,再加上我和弟弟也要来台北读书,所以他们就相约一起买房子,让孩子们比邻而居,共同找一个可以照料我们三餐的欧巴桑,解决我们在吃的方面的问题。这应该是神安排的,贞雄不但是我们的邻居,也因为天天一起在餐桌上见面,牵起了一段姻缘的开始。

在台大经济系就读时,贞雄总是神采奕奕、意兴风发,对台湾的经济常有独特的见解,对国际时事也十分关心;而我只是在铭传就读的女孩,在我的眼中,贞雄是一个才气纵横的大男子,他不但很会读书,而且思考敏捷、眼光独到,还同时写得一手好字,会唱歌、会吹口哨。面对这样的男子,我是完全佩服的。

1967年,我们结婚了,贞雄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丈夫;转眼之间,50年过去,我们的孩子也已成年,长子玉书如今是一位专业艺术家,次子杰腾接班成为东和钢铁的董事长。岁月如流水,我们的人生都尚在努力行进着。

岁月无声

回想50年前,因为贞雄是独子,婚后,我在公公的安排下进入东和钢铁,和贞雄一起工作;如今,我已在东和钢铁工作50年。时间在我的生命中流淌着,我常忘了自己,只求自己要扮演好侯家的媳妇,成为一个好太太、好母亲和好员工。

直到2013年,贞雄无预警地生病。我是东和钢铁的副董事长兼执行长,我守护东和钢铁,照顾生病中的贞雄,我生命中的任务尚未卸下。

生病中的贞雄,虽然身体不如从前了,但头脑还清醒,他的意志依然坚强而坚定,对于必须学习的事物从不敷衍,即便在复健过程中偶有不顺利,他虽然会生气、会懊恼自己的状态,但最终还是会尽全力学习不放弃。

贞雄生病也让我们体认到,或许有更多患有同样病情的人需要复健,于是我们购买了一套「云端机器人」(Robot-Assisted Therapy)赠送给阳明医院,期待分享给更多需要复健的病人使用。

贞雄每週会去阳明医院复健三次,每次至少一小时,随着这座全台只有三台的最新复健机器人做脚部和手部的运动。看他全力踩踏,和萤幕上的游戏比赛着,或是靠自己的力量用手玩游戏、接雪花、买苹果、捞鱼……。贞雄近80岁了,看他聚精会神操作游戏把手,那幺投入、那幺全力以赴,我内心的悸动,或许只有我自己能了解。

贞雄生病之后,我一直希望能找一位牧师到家里来陪伴贞雄读《圣经》,并期待让贞雄得到平安;然而,我自己却因为担心贞雄的病情而无法平静。有一天,每週四来家里陪我们读《圣经》的叶牧师问我:「妳有为侯先生祷告吗?」我才惊觉,自己因为太忧心而忘了这件重要的事。之后,我天天向上帝祷告,祈祷上帝赐福给贞雄,让他的病情可以逐渐好转。

感谢恩典

叶牧师陪伴我们读《圣经》八个月之后,叶牧师问贞雄:「侯先生,是否应该受洗了呢?」贞雄没有正面回应,但他依然很认真地聆听叶牧师所说的每一则《圣经》故事;又过了两个月,叶牧师再度问贞雄:「是否应该受洗了?」贞雄答应了。,在病中他受洗了,相信耶稣是我们的救主,成了一名基督徒。

每天早上,我们会一起灵修,读一段「每日灵修」,并将其做为我祷告的内容。祷告时,我会说出自己必须学习的项目和可能面对的困难,我祈求上帝赐我智慧去面对和悔改,而每每,贞雄安静听着我的祷告,我也完全明白他接受了我的祷告。贞雄因为生病,成为和我一样虔诚的基督徒,这也是神的旨意,在病中他认识了上帝,一位在病中给他最大力量的救主,这是恩典,我充满感激。

贞雄生病至今四年了,他的病情在缓慢进步中,除了复健之外,现在每个月,我都会安排他返回东和钢铁台北总公司,让同事们轮流向他报告公司的各项业务;我也会安排他到龙潭球场看看,因为成立一座球场一直是他的心愿,如今龙潭球场的果岭比以前更好了,他很开心;我们全家也尽可能每週陪伴他外出吃饭一次,寻找和家里的食物滋味不同的菜色,以维持他的活力和好心情。

重温生命印记

2017年年初,我决定为他出版一本专书,以文字记录他的一生、他和台湾钢铁产业发展七十年的历史,以及东和钢铁奋斗的过程。如今,这本书付梓完成,由初稿、一校、二校,我仔细地阅读,过程中,我跟随着文字的行进,彷彿俯瞰贞雄精采的一生,好像我也才更清楚他的生命历程是多幺充满波折而显得精采。

1971年,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外交受到重创;1979年,侯贞雄和台湾企业界的几位朋友,在美国奔波,为台湾在和美国断交之后的合作明文立法,经过努力才有了《台湾关係法》的出现,保障了台美之间的互动和关係。这段历史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透过文字我仍能感受到,他们当初在华盛顿进行这件关于台美关係和台湾未来的大事时的紧张和激动,这个事件应该也是贞雄生命中的一个高点吧。

贞雄一直都是一个有胆识且勇敢的企业家,为了东和钢铁的成长和未来,他做了非常多的尝试和改变,让东和钢铁成为一间更进步也更具视野的民间企业。

1980年,贞雄获得艾森豪奖金,成为台湾民间获得该项奖金的第二个人。在台湾建设高铁之初,他就提出「一日生活圈」的伟大蓝图;在担任台湾工业总会理事长时,他也建议理事长合理一任三年、不得连任,好让更年轻的人有机会出任该职,更早有机会为产业、为社会和国家贡献所长。

2017年四月,我接到一通来自嘉义大同国小的电话,那是贞雄小学的母校;电话那头表示,贞雄获颁大同国小的杰出校友,想邀请贞雄出席受奖。贞雄就读国小,应是近70年前的往事,现在仍被学校记忆着,实属无上荣耀,我因为感动,亲自代贞雄去领奖。

一位不平凡的男子

贞雄这一生,读过的学校,包括:嘉义大同国小、嘉义省立初中暨高中、台湾大学、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等,他都得到杰出校友的美誉,甚至在2010年得到清华大学颁赠荣誉博士,对一直没时间进修博士学位的他来说,最是实至名归的鼓励和证明。

终于,透过这本专书我才认知,自己真的嫁给了一个其实不平凡的男子,我很感动贞雄是这幺一个低调而不愿多谈论自己英勇事蹟的人,即便我是他的太太,他也没有在我面前多吹嘘自己在外的成就。我很想问他:为什幺他总是说得那幺少? 我是透过专书才知道更不一样的他,知道他为台湾、为台湾的经济发展、为东和钢铁的明天,做了多少努力。

50年的婚姻,吵吵闹闹难免,但我相信,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生命课题,希望我们在生活过程中要相互学习,成就圣灵的果子,其中包括:仁爱、和平、喜乐、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和节制。如今,我常走在贞雄后面,望着坐在轮椅上的他的背影,他的身型一样壮大,他是我的丈夫,是我一辈子守护的人。我和这个真正的、独特的大男子已经相守半个世纪,而我仍在学习中。

【书籍资讯】
摘自《诚义—侯贞雄与台湾钢铁产业七十年》
我和一个特别的人结婚
数位编辑整理:王碧欣

  猜您喜欢的文章